一、 “种植是个坑”

去年三四月份开始,打给黑龙江省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的咨询电话就多了起来。

黑龙江省农科院是全国为数不多的主要从事大麻、亚麻种子研究的机构。去年初,黑龙江出台了《黑龙江省汉麻产业三年专项行动计划(2018-2020)》,将汉麻产业列为新增长领域的培育对象,重点圈定齐齐哈尔、大庆、黑河、绥化等汉麻种植地区。人们开始向黑龙江省农科院求教工业大麻种植和育种技术。

中国证券报曾报道,全球高质量 CBD 稀缺,工业大麻萃取毛利率高达 50%~60%,种植毛利率也有 20%~30%。相比于种植大豆、玉米,工业大麻超 10 倍的收益在东北黑土地上引发种植热,也引来了资本圈的注意。

“动不动就种五万亩、十万亩种植大麻的企业,怕是没经历过农民转手就把种子卖了换酒钱的事情吧。”他说。因为现在大面积种植汉麻的土地都是从农民手里流转来的,“钱都给完,他们会说我种了,但是老天不给力我有什么办法。”

此外,五万亩大概需要 3000个农民来打理,这也是个巨大的挑战。

“种植是个大坑。

工业大麻投资机会

二、政策窗口期,管理不规范

与政策放开近 8 年的云南省相比,目前黑龙江省与吉林省,正处于政策窗口期的初步阶段。在工业大麻的产业链中,由于其原料的特殊性,育种、种植、加工提纯、研发与终端销售等诸多环节都需要“有证驾驶”。即从事工业大麻种植、加工业务需取得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

品投资本大麻产业基金联合创始人 Apple zeng介绍:

目前云南省对于工业大麻种植与加工牌照的发放十分谨慎,牌照十分”稀缺“,且一年一审查,为防止工业大麻提纯 CBD 之后的残余 THC 被再加工为娱乐大麻,云南省禁毒委将负责现场监督销毁残渣。

与此对比的是,黑龙江省并未有牌照一说,目前实行备案制度。且 2018 年尚有苗头的吉林,目前暂未出台任何法规。

黑龙江省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大麻方向)研究人员表示,目前在黑龙江种植工业大麻只需申请工商营业执照,并在正式种植前向当地派出所备案:“工商执照里面会写你的经营范围,在黑龙江种大麻就像开小卖店一样简单。”

黑龙江并未实行严格的牌照制度,但对于种植企业来说,加工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当前大麻在国内禁止跨省运输,只有当其被加工提取为 CBD 才可运输创造利润,所以这一方面对于企业来说或许存在一定的政策风险。

眼下,因为中国地区对黑龙江、吉林放开大麻种植的政策落地,中国股市正在掀起“大麻热”,多支大麻股涨势强劲。

黑龙江政府显然意识到这一点风口,目前正在扶持医药麻加工及提纯产业。在黑龙江于 2018 年 2 月发布的《黑龙江省汉麻产业三年专项行动计划》中显示, 目前当地政府目前正在重点推进 CBD 加工企业。

相关人士介绍说:备案对比牌照来说,门槛相对较低,所有涉及牌照的生意,都是好生意。如果资质并不稀缺,那么这还算一门好生意吗?

三、黑龙江是纤维大麻还是医用大麻? 纤维大麻

工业大麻中的超级黄金,是大麻二酚(CBD)。

不同于娱乐大麻中使人致幻的 THC,CBD 是大麻的主要非精神科成分,对人体大有益处。 据 2013 英国杂志公布研究,CBD 具有抗痉挛、抗焦虑、抗炎等药理作用,可广泛适用于包括痉挛、焦虑在内的医疗领域以及化妆品、饮料等快消领域。

作为工业大麻种植面积全球占比位居前列的黑龙江省,遍地是黄金吗?

一位在云南长期种植大麻的人士认为,其并不看好东北种植工业大麻提取CBD,认为东北种的主要还是纤维麻方向。黑龙江省科学院大庆分院的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目前黑龙江省没有批准的药用大麻品种,所有的药用大麻目前都处于申请状态中,黑龙江目前种植最多的还是纤维大麻。

品投资本大麻产业基金联合创始人进一步解释说,CBD 主要从大麻种植物中的花叶提取。目前黑龙江工业大麻种植物多为纤维大麻,此类纤维麻可提取的 CBD 含量极少,几乎可忽略不计,主要用于纺织等日用品行业,由此经济价值相对很低。工业大麻之所以被炒作起来,是因为此前工业大麻提炼出的 CBD 在医学端得到了真正的应用。

对此,Odaily星球日报查阅了黑龙江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于 2019 年 1 月 31 日印发的一则《关于第九届黑龙江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第二次认定会议初审通过工业用大麻品种的公示》。

《公示》显示,目前初审通过的工业大麻品种中,除龙大麻 4 号、庆大麻 3 号、庆大麻 4 号、汉麻 6 号等 4 类纤维麻外,医药麻目前已有汉麻 7 号与龙大麻 5 号,粗略计算平均公顷产量,目前医药麻产量不及纤维麻产量,但在 2018 年已有增产,目前共计全年达到 1 万公斤以上 2 万公斤以下的产量。

综上,黑龙江省目前种植的大部分是纤维大麻。

四、尚待成熟的育种与培植技术

种植面积越庞大,可提纯的 CBD 含量越高吗?答案是否定的。

在医药麻的产业链中,培育高 CBD 含量的优秀种子对整个供应链有着绝对的影响力,目前全球都在致力于提升该农业培育技术。

据券商中国向美国专业机构征询的数据,目前,全球工业大麻种子中 CBD 含量的平均水平为 4%-5%,高的达到了 18%。而优秀的种子往往在海外,2 月 11 日,科罗拉多州农业部认证了一个 CBD 含量约为 6% 的种子,已是当地认证的优质种子了。

研究和开发 CBD 含量高的种子需要时间, 大麻巨头的一个动作是收购现有种子公司。

去年 10 月, Canopy Growth 以 2500 万加元和 620 万股股票的价格收购了科罗拉多州大麻遗传公司 Ebbu,先期总投资超过 3.2 亿加元。一个月后,马萨诸塞州的跨州大麻运营商 MariMed,向肯塔基州的 GenCanna 公司投资了 3000 万美元。GenCanna 是一家为 CBD 生产培育大麻品种的公司。

但国内工业大麻药用方向育种尚为空白,据黑龙江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公示》显示,目前初审通过的工业大麻品种中,医药麻汉麻 7 号与龙大麻 5 号均为医药麻,其 CBD 含量分别为 1.2080%、1.12%,离国际水平仍然相距较远。

根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数据,云南最新推出的云麻 8 号种子 CBD 平均亩产 1.37 kg,较云麻 7 号增产 28.04%。但由于云麻 8 号产量尚不稳定,当前云南大面积种植的品种为云麻 7 号,根据计算,云麻 7 号的平均亩产为 1.07kg。

黑龙江省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工作人员也表示,目前该所即将推出的“龙大麻 6 号”,该种子 CBD 含量或可以达到 1.4%。

他解释,所有大麻种植的种子必须是政府认定的品种,种植户自己不能从国外购买。

除育种之外,前文中提及的云南工业大麻种植者还认为,目前国内 CBD 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还有产能不足。

五、未来的投资机会。

工业大麻投资机会

品投资本大麻产业基金联合创始人Apple zeng 介绍,种植与提取此类上游产业事实上属于产业链中毛利率较低的一环,且农业种植受气候影响大,多少有点”看天吃饭“的意味。

目前毛利率的高段是在研发与终端。Apple zeng 表示,这是大麻产业基金更加关注的部分。

目前 CBD 分全谱型与高纯度型,在研发这一产业链环节上,全谱型的 CBD 售价大概可以卖到 5000 到 9000 美元每公斤,生产成本在 800 到 1000 美元左右;高纯度的 CBD 则可以卖到 1 万美元以上,成本可控制在 1500 到 2000 美元以内,中间的差价则是研发机构的利润。

以医疗机构、化妆品机构为主的终端卖家利润或更为高昂,药品与化妆品中的 CBD 含量虽以毫克计算,但单品价格高昂,合算下来是一笔更大的收入。

放眼国际,当前国内的工业大麻产业仍以种植、提取产业环节为主,研发机构以国外居多。

随着融资市场的火热,以及二级市场的激烈反应,全球工业大麻热显然看起来是门有前景的好生意,但其火热的理由实际上不在利润,而在于预期。

目前工业大麻在国内仍然存在各地监管政策不统一,不尚明朗,以及育种技术受限的瓶颈,但利好在于国内政策前景向好,且国内种植自然条件尚佳,以及全球需要市场潜力巨大。